打印 / 电子邮件 / 分享

【杏坛小典】燕必希:生命的珍珠

2017/06/19

  每次当班主任,心中总充满了忐忑,既希望尽早见到他们,又担心年龄差距,和他们处不好。拿到班级同学资料后,就急匆匆翻看,再细细琢磨,对着照片,盯着每个人的特长和爱好、经济条件,于是每个人的形象就丰满起来了,紧张的心稍稍平缓些。等到新生报到时,对着每个真实的人,心理就接纳包容了,他就是我们班的一个孩子了,有责任照顾他、陪他走过四年,看着他毕业,走上工作岗位,直到结婚生子,默默关注着他们,知道他们都过得很好……就这样的心路历程,四年一个周期,重复着,反复重复着。

 

 

  四年的周期里,最担心的就是他犯错了,被处分了;最揪心的是他留级了;最开心的是看着他们取得了这样或那样的成绩…… 

  多年前的一个孩子,就叫他小张吧。第四学期末,作弊被抓现行了。本来是一个挺好的孩子,学习努力,成绩不错;喜欢运动,系里篮球主力;人缘挺好,一堆朋友,还是班委成员。老师眼睛里的好孩子,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?而且他说还要考研,这不就彻底把他的梦击碎了吗?担心他从此一蹶不振,自暴自弃,当天中午就去宿舍找他了。果不其然,人不在。问同宿舍的同学,均不知去向。担心顿时陡增,就拼命在几个可能的地方找。终于在一个角落发现他了,一个人垂头丧地呆着,怯怯看着我走过来。还没等我说,他泪眼婆娑地开口了,“老师,我知道错了,您看我还有希望吗?”我知道他说的“希望”是什么,一方面安抚他的情绪,同时也批评他的行为。我说:“考研肯定受影响,但不等于没有机会了,你若从此就消沉,那是错上加错!应从中吸取教训,踏踏实实,把功课学好,提高专业水平,毕业后找一个好工作,之后再深造,权当是人生的轨迹重新修正了一下。”又聊了些别的,看着他基本从颓势中走出来了,我也释然了。

  还有一个孩子,就叫小李吧。小李从西部一个农村来,入学报到那天一个人背着一个双肩包,手里拎着编织袋就来了,和那些前拥后簇来后报到的同学相比,瘦小的身材更显得形单影孤。了解到家境不是很好,平时就更多了些关心。一学期下来,小李的功课倒也不波澜不惊,但我还是不满意,希望他能再好些,拿到奖学金,帮家里分担些。又过了一个学期,出状况了,三门专业基础课挂了!原以为他为了解决经济问题到外面打零工,耽误了学习。侧面一打听,竟是因为沉迷于游戏不上课!不懂事的孩子!直接把他叫到办公室,强压怒火,恨不得揍他一顿!小李也害怕了,主动开口:“老师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我的父母!你们放心,从今往后,我一定吸取教训,活出一个全新的我!”既然已这样,也有认错的态度,气消了一半,只好说:“好吧,看你以后的表现!你是在为你学习,为你将来能以专业知识立足于社会;你是父母的精神寄托,是他们的希望!对于我,只是想看着你们一起进来,看着你们一起毕业!我不想让你们任何一个人留级!”

  是的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让你留下来,留在这个班级,这是一个家!看着你们一起来到这个学校,一起成长、成熟,在我们彼此心中留下记忆;然后挥泪洒别,以专业知识成就自己,回馈社会。

  小林是福建人。从他的入学材料中了解到高中阶段就做过班长,心中就暂定他为班级临时负责人之一。新生入学时暗中观察,果然生活独立,一个人单枪匹马就闯京城了,还和我在报名现场就“套起近乎”来,询问我是否需要帮忙,于时名正言顺就成为我指定的班级负责人。一个月后,由于其为全班同学出色的服务和期间体现出的管理和团队合作能力,在班委选举中成为不二的班长。在接下来的四年里,一切都很顺,班级取得了很多成绩,比如英语四级一次通过率65%,全校第一,这个成绩在当时绝对有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感觉;还有优秀班集体、优秀团支部等等,各种奖拿到手软。大三第二学期,一次聊天中,问他日后的打算。他说想考研,但不是现在,暂时先工作,看看市场中最需要什么,最缺什么,再决定报考什么学校、什么方向。这是一个有主见的孩子,他可以也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命运,这样的孩子是放心的,就由他去吧。毕业离校前,来和我道别。“你是班长,不只是在校期间,毕业后也如此。”我对他说,“毕业后和同学多联系,同学们多交流,有困难大家要一起出力!”“老师你放心,我是蒜皮,同学是蒜瓣,我会把咱们同学拢到一起的!还有,老师,我还会回来的!”果然,毕业后的第二年,小林又回到了北京,这次,他是北航的硕士研究生了!

  当班主任,虽是一份工作,但更像是自己在哺育孩子。虽然酸甜苦辣都有,但还是以甜为主,毕竟,真心付出,经历最重要。这样一个个故事串起来,组成我的人生经历和体验,也串起了我的生命的珍珠。(供稿:光电学院 燕必希)

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商标

Copyright © 2012 北京信息科技大学信息网络中心。任何技术问题请联系webmaster@bistu.edu.cn

京公网安备:110402430033